甦醒の樞

极昼。


17
Category: 黑匣子 > 爛塗作   Tags: ---

中二病


BGM - SUM41「Pieces」 老歌请自行搜索


我试图对世界友好,可是世界对我并不友善。
我试图向世界呼救,可是世界闭目塞听,不,也许只是不感兴趣。
当我趴在卧室的地板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边抽搐边大笑,就知道又失控了,两年前那个在盥洗室四肢着地,淋着冷水浴却嚎不出半滴眼泪的自己,席卷着久违的、一分不少的病回来了。
情景不一样,却更让人觉得似曾相识。曾经以为阴霾已经过去,它却像候鸟一样,阴魂不散。因为它就是我,而我就是你的一部分,另一个我得意地说。
一定是神没有住进我心里,我也没有进驻神里面。
与生俱来的性情就像疱疹病毒一样蛰伏着,每当它露出狐狸尾巴,那个最真实、最底层的我就出现,人们就远去——
“我们今天才意识到刚认识你。再见。”
好吧。即使是这样的我,也希望被救赎,就算听祥林嫂唠叨几句也可以。
最后还是觉得,这倾诉的代价太大。陌生人并没有责任去承担你的人生啊,我对那个自己说。

于是上选择肢
A 留在黑暗里
B 洗把脸出去见人






































B 洗把脸出去见人

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春天新绿的树叶层跃枝头,我在花坛边发现一条湿漉漉的蚯蚓沐浴在清晨的日光下,于是弯腰用食中二指轻轻夹起它,放回花坛。这时我看见了夜班归来的基友,说,我们聊聊人生吧。他用一种显然是刚认识我的目光遍历了我一周,说,天亮了,快醒醒吧。我觉得眼前一黑,脑袋后面一阵热流上涌…………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半边身体动不了了,说话也说不利索,几团肉块躺在花坛里,上面散布着几块基友的格子衬衫碎片,蚯蚓正在血泊里蠕动着。
啊,这土应该很肥沃了,我愉快地想。







A 留在黑暗里

也许我本来就不相信人类,包括我也是人类。
这时在我面前出现了一双温暖的手,一个年迈的声音说,孩子,起来吧,让我听听你的故事。
这个人是我的救赎。神派他来拯救我,一定是。
他听完了我的故事,点了点头说,何其熟悉。
风烛残年的老人终于愿意停下脚步,在神的审判到临之前听听一个后辈的那点破事。尽管如此,我觉得人类也许并不是一无是处。
后来我的工作就是倾听那些类似于我的彷徨。
可是午夜梦回,却每每惊觉我的救赎早已去了天堂。

无数个午夜梦回之后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他头戴荆棘环,慈爱地说,孩子,在那以后我在天上一直注视着你。
突然我泪流满面。
好吧原来您压根不是人类。

果然可以救赎我的人类是不存在的。












我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本屏幕,觉得一切忧虑都离我远去。
感谢神给了我一支生花妙笔,每当心情卒郁,这种黑暗的故事就有生命一般流到了部落格上。
可是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一种忧虑,如果哪一天,这份黑暗的心情已经远远超出笔力所及,又该如何?出口转内销吗?
噢,别傻了,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大概……












早上我歪着脖子醒来,心想,艹!老子又落枕了!
回忆起那个梦境却觉得异常真实。仿佛那个神笔马良一般的二逼就是老子。
对,我就是你。有个声音从心底对我说。
我把它当耳旁风,洗把脸披了层皮去上班。
路上经过花坛,看见阳光下半死不活的蚯蚓,就大发慈悲地把它轻轻丢进花坛。
这时我遇见夜班归来的好基友,丫一条格子衬衫就像抹布挂在洗衣板上。
我说,魂淡,

A 咱们聊聊人生吧!
B 天都亮大发了,赶紧滚回去睡觉!


你说选哪个呢?



————————

感谢神,再读一遍这篇日志,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祈祷是有效的。

ps. 蚯蚓是蛇的借喻。头戴荆棘环的是神。
人并不能拯救人,也无法拯救自己。得到拯救乃是神在人里面活着,人才得以荣耀。
最后那个捡起蚯蚓的我,无论选A还是选B,都不会重演杀好友的悲剧。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Comments

Edit
你好久没po日志了 TwT
EditRe: 无标题
忙成狗=,= 不得安宁啊!
总觉得是被迫的“現充“哩。。。

Leave a Commen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top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