甦醒の樞

极昼。


05
Category: ゲーム   Tags: 裝甲惡鬼村正  

【裝甲惡鬼村正】復仇篇·大鳥香奈枝

Photobucket

原本以爲劇情的有料程度已經充分體驗過了,沒想到個人路線還是給予了足夠的驚喜,前面的章節就像是小巫見大巫。結局的慘烈壯美,實在難以言語……

之前還覺得有些冗長的鮮紅騎就像撒下的一張網——雄飛少年的身份(話說第一篇的感想裏有吐槽過雄飛的自戀啊~)、小夏的逆襲,網在複仇篇驟然收緊,勒得我等讀者鮮血淋漓。奈良原雖然居心不良(笑),伏線的鋪陳和回收卻相當給力,猶如咀嚼後才感到美味多汁的牛肉餐包(原諒我這拙劣的比喻吧orz)。另,有幾個地方是沒有充分展開的,尚處于冰山一角的狀態:比如足利護氏的死因,根據署長的話可以排除親王將其殺害的可能性,GHQ亦沒有動機殺害護氏,那麽難道是六波羅內部爭端?又比如卡農大佐的野心,這家夥其實對英聯邦有所不滿吧,他和內褲叫獸的合作,由于銀星號的幹擾沒有達到原本想要的效果,如果成功了,他想如何對付大英帝國;然而內褲叫獸和茶茶丸也互通有無,典型的黃雀在後,大佐認爲叫獸和大英帝國沒有一致的利益,卻沒有考慮到叫獸和六波羅的關系。大佐本身也是一個言行不一的人,他和雪車町接觸,認可喀喀喀(你們懂的)去弄死景明,卻同時把景明窩藏在GHQ監牢內意圖策反之,簡直矛盾重重,他這麽做的動機是什麽,莫非只要景明越獄,就代表策反徹底失敗,此時雪車町就像一個保險,可確保將之肅清?茶茶丸出現在大鳥家地下室,打算終結些什麽?

我們先撇開複仇,大佐策反景明的那場談話非常精彩,堪稱心理戰的範本,兩個人都意圖避開敵人的鋒芒,攻擊敵人的弱點,結果誰也沒有妥協。面癱帝居然如此敏銳,令人刮目相看!事實上景明之後和香奈枝外出散步,對政治形勢提出的分析也十分切中要害——如果大佐對GHQ並非完全效忠,那麽任由洋人占領大和,短暫的“大和之春”也無法保障。既然無法避免戰爭,那麽最起碼要占據主動,即大和必須在自治的基礎上爲維護本國利益而戰,而不是淪爲GHQ和俄羅斯的競技場。事實上這個目的的確達到了——經由兩次極其漂亮的釜底抽薪
第一次是鍛造雷彈恐怖襲擊,獅子吼接到永倉家的警告提前帶走六波羅一部分軍隊,最重要的足利繼承人邦氏得以保全。第二次則是GHQ將對會津發兵前,香奈枝刺殺六波羅第一人獅子吼,使得GHQ失去討伐動機。從結果上來看,就是皇室勢力複興,GHQ不得不親自扮演惡人的角色,或者退出大和政治舞台。其實在幕後推動曆史的是永倉家,這戶人家整整一戶口本都是NB人士。除此以外,銀星號在恐怖襲擊中順利(?)崩壞,于是大鳥香奈枝和湊鬥景明的曆史使命圓滿結束,僅僅遺留一些私人恩怨的清算。

總之,這些盤根錯節的情節,彰顯了劇情的龐大,複仇篇講的故事,絕對不是眞相的全部。它想表達的,只是本篇剛開始的一行字,“這並非英雄的故事,但罪人仍會被制裁”,一個複仇的故事。複仇執行者不是英雄,他們既然選擇複仇就終有一天會成爲別人的複仇對象;複仇對象也不是英雄,正因爲自己造下的罪孽才被複仇。大鳥香奈枝的複仇,爲父親,爲弟弟,爲所有弱者。湊鬥景明的複仇,爲養父。小夏等人的複仇,爲了被村正殺害的親友。卡農大佐的複仇,爲了受到大英帝國支配的祖國。
小夏和大佐的複仇,用一句話就能解釋清楚來龍去脈,香奈枝和景明就很複雜了。

香奈枝的邏輯很奇特。她爲許多人打抱不平,而那些人全是死人。爲死人打抱不平的行爲,叫做複仇——已死之人無法補償,那麽將複仇對象的生命剝奪,可以使天平兩邊達到平衡,就連自己也不例外。然而她之所以這麽做不是出于欣賞這種平衡的美學,而是這種美學爲她提供了一個宣泄私欲的出口。她喜歡殺人,在第四章“震天騎”中就已言明,用“誤入人間的惡魔”形容她再恰當不過了。爲弟弟複仇和爲父親複仇,看起來是出于對弟弟妹妹的愛護,像是爲了國仇家恨,其實她遵循的美學,或者說所謂正義,就是在貴族價值觀框架下的殺戮欲望。
Photobucket

然而,遇到景明以後這種美學被嚴重動搖了——世間居然還有這樣一人,在自己毫不掩飾地吐露殺意和複仇意向後,一邊生理性地恐懼,一邊感激涕零地下跪,聲稱要奉獻一切,以配合自己達成複仇。並且她懂得景明殺戮行爲背後的無奈,那是一種苦戰,除了殺人行爲帶來的痛苦,還有不被理解的痛苦——明明是罪孽,以活人的觀點看來反倒無罪,贖罪和審判根本無從談起。幸好香奈枝和普通人不一樣,她習慣從死人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所以她可以理解但無法原諒,必須複仇。與此矛盾的是她對景明的愛情。我們沒法說她在哪個時刻愛上了景明,也許愛本身就是一種由量變積累的質變:最初的好感,了解景明殺害弟弟時的憤怒,複仇的決心,景明屈膝下跪的忠誠宣誓,景明在斷橋鐵軌的無畏守護,導出的結果是愛情。劇情的極致奇妙就在于,香奈枝知道了她爲GHQ肅清的對手·鐮倉警局署長,正是景明敬愛的養父。大鳥香奈枝是不是還有複仇的決心呢?

完成對獅子吼的複仇後,她察覺了複仇無法帶來現實的意義,盡管滿足了她殺人的欲望,卻不能給予她曾經的愉悅。殺掉一個曾經愛著自己的人,那種痛苦她體認到了,想必景明因爲村正的詛咒而殺人也是如此。紗代比香奈枝本人更了解她,從她和永倉家主的對話中可見一斑,她認爲香奈枝的“根”仍舊是那個靠殺人才能得到滿足的惡魔。事實果然不出所料,香奈枝無法從根本上否定自己一貫行爲的價值。于是她舍棄了作爲一個人的感情,化作了純粹的“複仇”,按照她慣常的複仇手法,穿戴著“赝品弓聖”,允許對方抵抗的複仇。
同時這也是景明的複仇。劇情再次體現了它極致的微妙:如果景明發現弓聖下面的就是他心心念念的裁決者,想必會放棄複仇,引頸待戮吧。然而他沒有察覺,這是一個曆史性的時刻——景明短暫的一生即將走到終點,他終于能夠爲銀星號以外的原因戰鬥,他終于能夠擺脫村正的咒縛。意義非凡。這是香奈枝給他的承諾,同時亦是兩個殺人者最好的裁決。

Photobucket

^然而景明在彌留階段仍感到些微不滿:“賜予湊鬥景明的死,應該是要更殘酷的”。香奈枝的愛情整個悲劇了……對方完全不解風情。

Photobucket

^這個我個人覺得很美好的kiss,景明認爲屬于“模仿愛情的行爲”。即使如此,這家夥完全沒有拒絕或反抗的意思……拍桌!就連H也是順勢而爲……原本以爲景明是草食系的,沒想到……這麽個大型食肉動物怎麽會錯看成兔子山羊長頸鹿呢?!orz。。。香奈枝品嘗傷痕的前戲非常帶感~景明認爲那是品嘗罪惡,給予裁決的必要過程……嘛,我就不說什麽了……幸好奈良原沒有深入地寫這段H,否則太不和諧了……明明就不是兩情相悅的H嘛……景明僅僅出于奉獻精神和無法忍耐的X欲才有的這場殺必死,著墨太多反而引人厭惡。

關于悲劇帝獅子吼,其實這也是個不錯的家夥啊。雖然腦門發綠,其實人家是鐵血眞漢子。最腦門發綠的是景明用他的招式才破了“蘋果悖論”,泥馬這也太……不過這場戰鬥爲什麽會出現這種選項……眞想把腳本君綁起來抽一頓。
Photobucket

另外,雪車町你死得眞……簡單。被吐槽老太太一擊KO了……眞是和前面的戲份不相稱的死法啊,眞敷衍……這算是複仇篇最大的遺憾了(誤)。

……
總之,不得不承認腳本奈良原君那正常而周全的鋪陳和表述下,由內而外散發的變態氣質。打穿這條線,仍然沒有感到景明對大尉的愛,作爲一個GAL莫非應該算作失敗了?好吧,也許這不是一個普通意義上的GAL,我們要理解腳本君的風格,畢竟《刃鳴散》裏面,弓的結局要莫名其妙多了,赤音沒有任何根據地爲她奉獻了一條胳膊,最後戰鬥到死了。言歸正傳,看到末尾大鳥大尉的獨白,言及這是他們兩人的故事,倆瘋子自導自演了這麽一出大戲,總覺得好有共鳴感XD。打到結局並且看得津津有味的讀者也許是和腳本君一樣的瘋子也說不定……
接下去就該攻略暴力少女一條小姑娘了,三次元開始忙碌,不知道這條線要花多久,作爲景明眞愛村正太太又要多久才能進入個人路線……其實內心最喜歡的是茶茶丸啊……看了下百度帖吧,似乎茶茶丸在宅男裏的人氣很高,也許賞玩這等小衆物的,大都具備了一顆怪叔叔的心……

题目 裝甲惡鬼村正    博客分类 游戏娱乐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top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