甦醒の樞

极昼。


26
Category: 黑匣子 > 爛塗作   Tags: 耽美  同人  山口山  

[山口山]安定·金欠

献给好基友AJ




谓安定感,对于独自经营着一家炼金店的维安来说,就代表着琐碎的日常。

黑桃皇后位于暴风城郊外一处绿茵遍地的小丘上,看上去并不那么起眼,与其算是炼金店,倒不如说像一家井井有条的杂货店——几列货架都有两人那么高,上面陈列着各色药水药剂、经过提炼的元素和宝石、一些附魔卷轴和少量铭文;如果你是熟客,还可以在这里订制一些别致有趣的炼金产品。

每当推开琥珀松木的门,上方悬挂的风铃就会清脆作响,黑发的老板总是微笑着打招呼,笑容矜持却不冷淡。有时风铃的回响会凭空消失,犹如滔滔不绝的人被粗鲁地塞了抹布,每逢此时,维安就知道一定是纳狄黎来了:金发青年通常一手抱着硕大的草药袋,用一侧肩膀顶开门,另一只手迅速精准地捂住风铃。也许潜行者都不喜欢惊动别人,维安猜测。

纳狄黎是黑桃皇后为数不多的草药供应商之一,偶尔也会寄售一些稀奇古怪的附魔卷轴,他每周五的下午造访,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当天打烊后,炼金店老板和供应商会一起散步进城。维安到已宰的羔羊看望老师,纳狄黎则坐在运河边悠哉地钓鱼。随后他们总要上蓝色隐士喝一杯,分享商业行情和时事见解。说实在的,大灾变过后的联盟满目疮痍,经济文明受创严重,可是暴风城的规模比从前扩大了许多,城郊西北的港口也已经顺利建成。平稳的表象总是比百废待兴更让人容易接受——如果刻意忽略某些角落里焦黑的泥土,以及尚在修缮的城门,似乎丝毫感受不到外界的风紧云急。告别供货商,维安会在店里的炼金室消磨掉整个周末,制作充填货架的货物,或者进行炼金术研究。

安定得堪称无聊的日常已经持续了数年,却毫无预兆地被打破了。



秋天的傍晚,维安在店外的草皮上席地而坐,疲惫而沉默地掏出烟斗,填上烟叶,背风点燃,随后深吸一口,徐徐吐出烟圈。夕阳不温不火地斜照着,橙色的烟雾静静飘远,消融在流光溢彩的天空里。

几天前的一个后半夜,炼金店老板家响起一阵急促有力的叩门声。

“亲爱的老板,你有新的外快了!”纳狄黎带着秋夜的露水,旋风一般兴奋地冲进屋子。

“感谢阁下没有私自开锁闯入。”维安睡眼惺忪,显得有点不耐烦,“显然您不是来送花花草草的,告诉我您需要什么?”

金发青年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两柄寒光闪闪的匕首,轻巧而精确地把玩着:“情况紧急,我要订制一些品相优良的风行合剂、托维尔药水,以及,”匕首咻地转了一周停下,“天灾药膏,最地道的那种。我想你也许会做。”

好歹曾经为军情七处服务过,纳狄黎的匕首技艺精熟,维安认识他的时候他刚刚自请退役,自此他把那对匕首束之高阁,随身带的是挖草的铲子和伐木的柴刀。炼金店老板对供货商的过去自诩有那么一些了解,所以他略显狐疑地问道:“您确定要在武器上涂抹……天灾药膏?尽管材料和配方都不是问题……莫非又是军情七处的委托?”

纳狄黎的笑容里掺进了某种成分不明的阴郁:“是的,没错,亲爱的老板。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属于我和肖尔之间的私人业务。这桩任务说起来也不复杂,有关王子殿下,有关某个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

“开诚布公底下总是藏匿着一连串营私苟且么?政治真是没有丝毫新意。”维安果断地截住对方的话语,他并不打算知道太多。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商人,过着安定的生活,喜欢搞些不那么危险的研究……可是,人才济济的军情七处为什么会再次召用引退数年的纳狄黎?恐怕不止是中意他的业务水平,也不完全为了他和马迪亚斯·肖尔私下达成的某项协议,而是由于这个时局。和上层建筑关系淡薄的人物很容易被撇清,甚至,剔除——如果有必要的话。很好,非常简单,这将成为一个两败俱伤的死局,而最大的获利者昭然若揭。想到这里,维安忍不住嘲讽:“让我猜想一下,是否慈悲的安度因王子又指定了新的肃清对象?惩奸除恶,嗯?您以为自己就是那正义的英雄?为了防止您自寻死路,我要和您一起行动。” 噢,谁又来防止我自寻死路?维安的内心呻吟。

金发青年显然被吓了一跳:“不!不,亲爱的老板,我并没有那么认为,而且恐怕……我得拒绝你。”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年长的炼金店老板,以少有的认真语气组织着语言:“潜行是必要的,你知道。即使,客观地说,你制作的隐身药水无可挑剔,可是……见鬼的!事实证明这种药水再怎么好也无法持续使用,最多只能让你从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个几十秒——维安,你去不合适,可是你看,也许只有你能帮助我。”

“……”维安突然感到莫名的暴躁。这个盗贼的头脑被他自己用匕首削掉了么?他愤怒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烟斗,猛吸数口,自暴自弃地说:“好吧,看来我无法动摇您慷慨赴死的决心,天杀的!那么,您要的那些瓶瓶罐罐就全部交给我来准备……”维安抬起头,从纳狄黎带着笑意的双眼中看到了倒映的烛光和自己,随即感到了唇上的热度,呼吸和心跳瞬间停滞。

“维安……”盗贼呢喃着,眼睛是浅浅的琥珀色,此刻显得有点迷离。他的吻不容拒绝,却也很节制,一遍又一遍的轻柔触碰,似乎仅仅在安慰多年的好友。

维安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叹息一声回抱住他,不安和躁郁被匪夷所思地驱散了。随着盗贼辗转加深这个吻,他渐渐放松紧绷的肌肉,感到有些脱力,手中的烟斗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

“……我该走了。”金发青年紧了紧胳膊,紊乱的呼吸拂过维安耳旁。


维安摁熄烟叶,抹了把脸,神色清明地走进炼金房。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会迎来炼金生涯中的巅峰作品,也将失去一些别的东西。



纳狄黎走后,东部王国发生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伤害事故。在这个不怎么多事的秋天,暴风城的科尔米克做了一笔很大的批发生意,库存的墨水被疯狂地采购一空。黑桃皇后的老板不知为什么改行做起了铭文生意,他不再收购草药,显然没什么研磨颜料的兴致,把时间全部扑在了绘制铭文上。他的作品恍若大师手笔,整体上刚毅质朴、细微处轻盈华丽,堪称考究和实用的典范。而值得称道的是,每片铭文上墨水的利用效率叫人叹为观止。

去他的大师,我是商人,精于算计,维安望着壁炉里噼啪作响的柴火,缓缓弯腰抱住脑袋,见鬼的考究,我只是沉迷于一个避难所,自从那以后。 如果一个人出现与否,已经代表着安定本身,是不是也许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恍惚间,他仿佛听到了轻微的推门声和风铃响声,随即声波被突兀地隔断。

维安向门口望去,不由得瞪大眼睛,只见一个背光的人影一手握住风铃,席卷着雪花的风从他和门框的缝隙里凶猛地倒灌进来。

“亲爱的老板,几个月没见你居然转业做铭文贩子了?”便装的盗贼环顾店内,漫不经心地说,“不过没关系——我是来取回定金的。”

“……”

“从你这买到的东西并没有帮助我捍卫刺客的名誉,你知道。”青年的金发已经及肩,眉头罕有地皱了起来,可是那欠揍的嘴角依旧保留着隐隐向上的弧度。

维安叹息着低下了头,的确,那些瓶瓶罐罐名不符实,纳狄黎要求提供的天灾药膏不过是加了料的麻痹毒药,使它们见血后越发沁人心脾、难以抗拒,除此以外还有几瓶中规中矩的合剂和几样别的东西。

“我一击重创了首脑,他没有和料想的一样死去,随后我陷入了苦战——不愧为训练有素的军队,半分钟后大半个兵营都抄起家伙向我涌来了。幸亏我备战充足,喂了自己一颗治疗石……亲爱的朋友,为什么你的治疗石是芥末味的,差点让我痛哭流涕……总算效果还不错,顺利撑到烟雾弹奏效,我跳出圈子立马来了个消失,绑了卷烬丝绷带。很不幸,当我潜行到营地边缘的时候被反潜的走狗团团包围了。可是下面的发展更令人惊奇,不是么?”纳狄黎突然绽放出闪耀的笑容,像喝醉的矮人一样手舞足蹈,“疾跑、闪避、暗影斗篷、借助死角,甚至用暗影步飞檐走壁,我使出浑身解数试着摆脱他们,几乎陷入绝望。最后我想起了那个瓶子——亲爱的老板,你说过这会是最后的武器。如果这就是你的剧本,不得不说它精准得如有神助,那天的我简直幸运得令人害怕,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惶恐!兵营里什么都有,唯独没有龙骑士和狮鹫管理员,噢,也没有德鲁伊。我在地面部队的眼皮底下化身为一头沙石幼龙,哈,就那样大摇大摆地飞走!他们的表情比生吞了潘妮吃剩的南瓜饼[2]还要精彩!面对一头身被坚甲的庞然大物他们不管做什么都徒劳无功!那些软绵绵的箭弹飞刀就像在给我挠痒痒,我扭头‘轰’地喷出一口龙息,法师的火球冰箭就全部报销在半空了!哈哈哈!”

“谢天谢地您成功脱逃了,而不是愚蠢地就地展开报复……幸亏如此,他们应该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发起叛乱,在首脑休生养息期间时局的节奏已经有所变动,王子可以未雨绸缪,甚至重新洗牌。”维安仿佛对金发青年夹杂傻笑的激昂演说深感无奈,就事论事地分析着。

盗贼先生深以为然地点头:“完全正确,亲爱的老板。这让肖尔感到不满,而事实上王子殿下对此大加赞赏。”

“我真心为您的飘飘然感到羞愧……比起这个……”维安摘下单片眼镜,揉了揉眉心,微微失焦的深灰色瞳孔注视着门口,自从超负荷地使用基尔罗格之眼遍历了那个该死的营地,定下契约的右眼就只剩下模糊的光感了。炼金店老板深吸一口涌入房间的冷冽空气,“你愿意继续为黑桃皇后供应草药么,纳狄黎·特里斯坦?”

盗贼先生狡黠地笑着,旋身关门,原来的位置乍现一蓬灰黑的烟雾,下一瞬间他已经和炼金店老板呼吸相闻:“恐怕你得拿出比以往更高的价码,现在的我一贫如洗,因为刚给肖尔老朋友支付了一笔巨额违约金,”

风铃清脆的余音兀自鸣响着。纳狄黎深深地看了看面前的年长男子,一把揽过,珍而重之地吻上他的右侧眉骨:“还有知情费。肖尔说你去找过他。维安,我的意思是——当然!为什么不?”

温热的吐息刷过维安的眼睫,突然使他感到一种久违的安宁。黑发男子微笑着闭起眼睛。“让铜子儿见鬼去吧,噢……欢迎回来。”他说,声音有点发颤。


Fin.




-跋-

• 采花贼和炼金术士的小故事,我尽力写得不那么腐,可是给基友AJ看过以后还是被认定为一篇基文,悲剧……既然要搬运到这里就索性写腐了。做个好人不容易啊。CP设定是年下攻X大叔受。

• 盗贼先生和老板的名字,是伊利丹和玛维的逆序(Illidan - Nadilli,Maeiv - Vieam),向两个疯狂的悲剧人物致敬,也算是我的恶趣味之一。盗贼在我的脑补里是金发的爽朗青年,大多数时间喜欢称呼维安“老板”,平时极其二逼,然而也有细心沉稳的一面。老板是黑发的刻薄中年,原先是个术士,所以过去有黑历史[笑],出乎意料地爱操心,文中被年下盗贼安抚了(大雾……)。不知道有人注意到了没有,一般他说话都称呼对方“您”,除了……

• 这个故事着力维护暴风要塞小王子安度因·乌瑞恩的形象,是的,没准你已经察觉了我是他的脑残粉。每次做联盟这边的暮光高地前置任务,都要巴巴地欣赏一遍小王子的聪明才智和雷霆手腕,扳倒萨缪尔森少校一战小王子展示的绝对是意识流牧师的操作,一个精确的戒律盾解救了他的父亲瓦利安。也许小王子以后也会成长为一个狡诈奸猾的政治家,但至少在此刻,政治不是那么糟糕的东西。作为肉食者,站在政治顶端的人需要自律,比如联盟部落的首领。对于某些人来说政治是避之不及的东西,比如维安。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政治能要了他们的命,但是有时他们能耍个滑头幸运地逃过一劫,比如纳狄黎。

• 有时候我觉得维安是不是付出太多了,其实二逼青年活下来他就满足了。尽管他是商人,喜欢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等价交换可言。原本想把维安写盲了,幸好只是想象一下而已。作为一篇春节贺文,大圆满[?]结局了,也希望看文的人开心 :-)



[1]首发于
NGA加基森作家协会,又称墨水湾。命题规律是论坛ID测字,正序和逆序分别获得2个词语,正序的做开头,逆序的结尾。小说标题就是这么来的。
[2]潘妮吃剩的南瓜饼:[潘妮的南瓜饼],暴风城烹饪日常,这里是KUSO。



 

Trackbacks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top bottom